掌上怀化
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正文

宜春怎样矫正近视眼,宜春怎样纠正近视眼,宜春怎样矫正近视

宜春怎样矫正近视眼,

原标题:全球经济复苏超预期 非常规政策加速退出

  [根据IMF的最新预测,2017年全球经济增速有望达到3.6%,其中发达经济体增速为2.2%,新兴及发展中经济体增速为4.6%,较此前几年均有所提升。但美国引领全球非常规货币政策加速退出对全球持续复苏和金融未定构成不容忽视的下行风险,尤其要特别关注非常规货币政策退出的溢出效应,新兴市场或将面临更为严峻的挑战]

[根据IMF的最新预测,2017年全球经济增速有望达到3.6%,其中发达经济体增速为2.2%,新兴及发展中经济体增速为4.6%,较此前几年均有所提升。]

近两年,全球经济复苏态势超过市场预期,根据IMF的最新预测,2017年全球经济增速有望达到3.6%,其中发达经济体增速为2.2%,新兴及发展中经济体增速为4.6%,较此前几年均有所提升。经济复苏引发各国纷纷推出非常规货币政策,美国、加拿大等国央行宣布加息,欧元区缩减量化宽松。

然而,非常规货币政策加速退出,对全球持续复苏和金融稳定构成不容忽视的下行风险,尤其是退出溢出效应,令新兴市场面临更为严峻的挑战。

非常规货币政策退出

各国纷纷推出非常规货币政策,主要缘于经济恢复。一方面,美国继续强劲增长,二季度GDP增速调高至3.1%,创下两年来新高。引领发达经济体同步回暖,欧元区和日本二季度同比增长攀升至2.3%和2.5%,增长步伐加速,新兴市场在中国和印度的支撑下继续保持快速增长,巴西、俄罗斯也逐步摆脱衰退,二季度增速达到0.3%和2.5%,而俄罗斯经济上半年增速提升至1.5%,经济基本面持续改善。

另一方面,全球各国失业率整体呈稳中有降趋势,处于历史的低位,而通胀率并未出现显著上升,“双低”特点较为显著。美国此特点最为显著,9月份失业率降至4.2%,创2002年以来的新低,但工资水平却没有显著提速,虽然9月CPI从8月的1.9%提升至2.2%,但是当月核心CPI仍保持在1.7%,仍未超过2%美联储设定的通胀调控目标。

欧元区也紧随其后,虽然8月欧元区失业率为9.1%,与7月持平,但当月失业人数较7月减少4.2万人,失业率低于年初的9.6%和5月末的9.3%,创2009年3月以来新低;欧元区最大的经济体德国8月失业率从7月继续下降至3.6%,意大利、爱尔兰等国也在下降,通胀却较为稳定,9月CPI同比增长1.4%,与8月持平。新兴市场方面,2017年三季度均维持较低水平,巴西、印度、中国、南非和俄罗斯季内各月的CPI平均增速分别为2.57%、2.15%、1.6%、4.59%和3.13%,延续了2017上半年的回落态势,9月失业率也分别处于各自的历史低位,以俄罗斯为例,其9月失业率仅为5%,处于近13年来的低位。

此背景下,发达和新兴市场经济体货币政策已经开始分化,这种趋势或在2018年继续加剧。全球各国在金融危机期间纷纷采取了一系列“非常规”的货币政策工具,致使全球流动性泛滥。随着全球经济复苏加速,继2015年与2016年末分别两次加息之后,2017年美联储加息步伐显著加快,此外,美联储宣布10月启动缩表计划,2017年将缩表300亿美元,2018年将缩表4200亿美元,未来五年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或将达到危机以前的水平。

欧洲央行在10月底正式迎来历史性时刻,宣布从2018年1月起将月度量化宽松(QE)规模从600亿欧元降至300亿欧元,持续九个月,如有必要持续更长时间,一改长期以来的极度宽松状况,可能引发全球市场的连锁反应。紧随其后,英国央行于11月2日宣布加息25个基点,自2007年7月以来首次加息,成为美联储、欧洲央行之后第三个退出宽松政策的主要央行。

新兴市场或面临严峻挑战

展望2018年,全球经济增长动能有望进一步释放,根据IMF的最新预测,2017年全球经济增速有望达到3.6%,其中发达经济体增速为2.2%,新兴及发展中经济体增速为4.6%,较此前几年均有所提升。但美国引领全球非常规货币政策加速退出对全球持续复苏和金融未定构成不容忽视的下行风险,尤其要特别关注非常规货币政策退出的溢出效应,新兴市场或将面临更为严峻的挑战。

首先,非常规货币政策退出或将引发新兴市场流动性收缩和资金成本走高负担,引发新兴市场的货币危机。由于此种溢出效应取决于退出节奏和前期资本流入规模,美国率先退出非常规货币政策,或将起到较强的示范效应,欧洲央行、英国央行紧随其后,预计2018年更多的发达经济体将顺势而为,加速退出,导致前期流入新兴市场的流动性加速回流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跨境资本无序流动,新兴市场货币汇率将承受较大的压力。

目前来看,巴西、俄罗斯、印度、南非、土耳其、阿根廷、委内瑞拉、墨西哥等新兴市场经济体不仅金融体系稳定性较差,而且综合金融指标来看具有较大的货币贬值风险,值得高度关注。

其次,非常规货币政策退出将引发新兴市场资本市场资金外流,可能引发新兴市场资产泡沫破裂。目前,全球金融市场普标存在着盲目乐观情绪,虽然地缘政治风险居高不下,发达经济体非常规货币政策开始退出,但很多新兴市场国家的股市、债市仍勇往直前,过去一年的股市涨幅高于发达经济体,截至2017年9月末,MSCI全球指数较年初上涨15.42%,但同期新兴市场指数上涨25.45%,远高于发达市场指数。由于新兴经济体资本市场和经济对外依赖性大,且今年以来涨幅较大,需谨防新兴市场资本市场价格出现大幅回调。

再次,非常规货币政策退出或将引发新兴市场债务负担加重,可能推高部分新兴市场主权债务风险。虽然新兴市场整体负债率不足50%,但债务规模增速不仅高于发达经济体,而且高于经济增速,其中,包括巴西、科威特为代表的南美中东资源型经济体负债率增速位居新兴市场前列,未来非常规货币政策加速退出,若大宗商品价格未能持续走高,部分新兴市场经济体的主权债务风险将大幅增加。

此外,新兴市场还将面临三方面的挑战:其一,在发达国家民粹主义兴起、反全球化浪潮涌现的背景下,国际贸易环境更为复杂,部分国家试图通过限制性措施解决国内经济问题,致使贸易保护主义不断抬头,新兴市场贸易投资环境更加严峻,将对其经济增长产生较大的负面掣肘效应。

其二,民粹主义愈演愈烈。10月底西班牙政治风险急剧上升,加泰罗尼亚地区独立公投引发警察和选民的对峙和冲突以及多次大规模的游行示威,致使西班牙的国际形象和软实力受到巨大冲击,投资环境受到了严重负面影响,此次西班牙近四十年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或将加剧欧洲其他国家的脱欧情绪及政治风险的酝酿。由于民粹主义具有极强的传染性,容易向全世界扩散开来,新兴市场国家可能会面临民粹主义和极端主义的蔓延风险,从而影响自身政治稳定。

其三,地缘政治风险居高不下。2017年,中东地区动荡不断,年初沙特和伊朗断交风波未平,卡塔尔断交风波再起,仍在持续发酵,沙特对卡塔尔实施严厉制裁;IS恐怖组织在美国、欧洲等地区连续制造恐怖袭击事件,难民问题不仅直接冲击欧洲地区安全,而且负面影响逐步向美国等国家扩散,不容小觑。

(作者单位:中国工商银行城市金融研究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大王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